关闭
最受欢迎评论 (评论共13237条 显示1-25条)
17周年庆【充值送币】活动等你参与!!2015/9/6 10:30:24
8月18-8月30日,充值98元送888红袖币,多充多送,次数不限!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好消息,客户端问题反馈奖励机制上线了!2015/8/18 18:11:24
为了更好的完善和丰富用户体验,即日起只要您将客户端阅读时遇到的问题反馈给我们,均可获得红袖币奖励。查看详情>

给红袖旗下微信号投稿,月月有稿费2015/7/9 18:39:19
微信、微博投稿给稿费!红袖添香新媒体事业群有偿征稿——短篇原来可以这么玩! 查看详情

红袖添香微信号等你来!2015/6/10 18:06:59
微信搜索认证号: 红袖添香 或 hongxiunovel ,关注即可。 更多互动,更多礼品,小袖等你来!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5-27 18:59 发表
苏墨说

恍惚间,我终于寻到了你,繁花滥觞,又大片凋落,染红你身后的那方天地,你远远站在那一片血色之中,裹着瑟瑟落红,却歪斜着脑袋,眉眼干净,俏皮笑着对我说,姐夫,你终于来寻姐姐了么?

我独自站在命运的裂隙里,纵然我听到了血液汩汩流出的声音,但你的笑暖满了我空洞的心脏,如果,如果这样能让你快乐。我的性命又算得什么。

我一直在寻一个方式可以护你一生周全。曾经在渴望与理性的两个极端里,生死拉锯,不得安生。

在那些荒唐的近乎残酷的日子里,我执拗的把你铺陈于生命底部,形似死亡。可是你却如此顽劣。让那死去的奢望反复重生。

如果你我只是隔了姐夫妻妹之称,那由我来承担人世的嘲讽诟病。你若愿意,我带你去寻一个有落雪月光,暖酒琴瑟的村落,春日里看繁花开落,秋日里看芳草栖息。

可是如何才能让这乱掉的仇恨得以解脱。

你粲然问我是否真心喜欢你。光洁的额头,笑容里的明媚恍伤了我的眼。

如果,你所说的喜欢只是亲吻,如果你只能理解到爱一个人的模样只是亲吻。

那么我可以为了你的心结紧紧抱你在我怀中,即使你不曾犹疑地把那柄利刃插入了我的身体。

其实不是不愿为你去死,只是不甘余生不是我来守着你。

我知你想让我感受爱人背叛切肤之痛。你怎么还是那么的傻啊。你伤我,你又有多快乐。而我又会有多难过。再痛不及你离开我,再幸福不及你爱我。

爱从他膨胀为神那一刻,就已沦落为魔。

 最新回复: 189****9979

泪泪

展开123条更多回复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5-17 13:29 发表
苏墨

我是相信苏墨是真心喜欢锦瑟的。

溶月说,苏墨那份喜欢也厚重不到哪里去。

或者在我们看来,也是如此。不然看那么多的读者都是喜欢苏黎的。苏黎对锦瑟的好,真真的。我们看得到,感受的到,摸的到。

可是苏墨呢。那么隐忍的一个人。若干年来,做着一个常入花街柳苍的闲散王爷。自然,我们知道,他并不是真如我们所见那样无所事事。他是一个心有丘壑之人。那么大一个王府,虽妻妾成群的,竞没有一个碎嘴争风吃醋的。他也是筹划多年,他明白一朝成则功名就,一朝败则尸骨无存。

在皇权里,无论你是否有意争权,都是走在刀尖油锅上的人。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都是懂的。但凡没有十足把握,都是不能轻举妄动的。

他知道此去南山一行,便是荆棘重重,万般困难都要担起来。可是他还是去了。

为了锦瑟,他把自己不仅推上了道德舆论的风口浪尖里,他也把自己过早的扔进了万般复杂的权利角逐中。

他是清楚以后的路不好走的,或者他也是知道锦瑟是有目的引他去南山的。他本是以为锦瑟是为了锦言之死,可是如今锦瑟却是为了什么。

苏墨没有问过一句,他在尽他的全力在帮助她。不告诉她他是有多大难处。护着她不让她伤着,损着。不在做那个韬光养晦,钓郎当的风流少爷。为了救她那被冠了谋反罪名的父亲变了模样斡旋奔走。那么多的人,明眼看着,心里明镜似的,都知道锦瑟在哪里,都清楚他在做什么。苏墨是拿了自己的性命来护着锦瑟的啊。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到苏墨的好呢。

至尊VIP [21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2690 2012-05-25 11:03 发表
我眼中的锦瑟

锦瑟,这样清雅、美丽的词语,念过唇留余香。她是十三四的豆蔻少女,还是十六七的碧玉初成,或是二十三四的花信之年,却不再重要。锦瑟,自始自终都是率真可爱的女子。

锦瑟年华谁与度,短短七字,道出了锦瑟的心酸,在夜深无人之时,豆蔻少女直托了粉腮,辗转思量后却念不完情愫万千,只余了愁肠纠结,不待叹完一声,它又化成一团水雾花香,散尽凉薄。原来,它只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句。

年少情种,清华隽秀的少年,翩翩君子温如玉,怎奈凉云暮叶,寒蝉凄切,朱槿花谢,那样的美好,却是一抹淡淡的清愁。失去姐姐的伤痛,记忆中美好的少年依旧满面桃花,风流在外,锦瑟心中的悲凉在叶散花落中疼痛的绵延疯长。

犹记那年初嫁,九月初一,大吉,夏末已在莲花零落的残香中渐渐淡却,凝眸处,露浓衣冷,残荷倦柳,不见新人欢颜,那神采英拔,伟岸清冷的男子却不是心中所念,窈窕了几许浓浓淡淡的秋愁。

断崖边,黑的诡异的颗粒刺痛了她的双眼,远赴仲离,只为那心中的执念,叹究竟是对姐姐还是对那记忆中的少年,还没开始,却已输了心吗?

二月,柳湖东岸,桃花未开,那一片绯红,寄托着清冷少年的心,是少年疯魔,奈何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要伤害的终究还是逃不过。

三月初七,寿康宫,那抹娇俏的身影,为了“真相”拼尽了全力合离,孤立无援,却依旧痴心不改,唯有那份愧疚留给对她痴心一片的少年。

满心防备,步步为营,爱恨情仇中如履薄冰,命运终究没能垂怜这位可怜的女子,爹爹的死,让无尽的伤痛继续蔓延,身在心死,红消香断有谁怜,混沌的世界,哪里才是她栖息的港湾。

当初如若不见,没有了记忆中的摸样,那么一切会不会不同,当初如若不嫁,没有了那份亏歉,还有没有今日的纠缠不息。

看文至今,心疼这三位纠缠在感情中的少男少女,评论区中两派纷争从未终止,缘去缘来缘如水,花开花落终有时,相信豆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结局,沏一壶香茶,于初夏的午夜细细去品,才能品出其中的芳香。愿大家都能唇齿留香爱你爱你爱你

高级VIP [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135 2012-07-09 04:12 发表
三角何时得清明

现在墨派与黎派不得开交,怎么说呢,这两个人都用情较深,最终谁抱得美人归,我都不失望,都会伤心,因为,爱情中,三角难两全,只有一个圆满的。鉴于作者目前的伏笔与描写,我就大胆揣度下作者此时的心中所想(或许作者也会随时变动想法):黎有远大的帝王抱负,心怀天下。墨虽有能力有沉府,深!!不露,但其似对天下淡然。这两个人的想法就决定的以后瑟最终的归宿,是墨的。因为瑟不喜宫中之斗淡然只想要一份平凡宁静的生活。放弃逢场作戏的女人远比放手立志天下来得让人理解跟容易,所以,最终墨是爱情的守望获得者。墨对瑟的爱包容的更多与更难得,他可以让瑟误会,只要误会伤害能更少点,宁可自己背负。要谈能力,可能墨与黎伯仲间,或墨更胜一畴。黎对于目标是积极的,墨却是消极的。对于写黎,臣服于黎的对象是男人,臣服于墨写的多的却是女人。不知道大多作者有没有发现这么个情况呢,这是不是作者的一种暗示?男人是喜征服天下的。一个男人征服众多的女人或许比征服天下更难。何况只要墨在意的,他对于宫斗还是有办法的,说明墨不是无力权术,还是无意权术。或者说能!!得更深,来去更自如。要说这种才能的具备,似乎更利于统治天下,但却更说明他的无意天下。能为而不为。

但是也不排除作者这么想:是黎觉得自己致力于此,仍不得天下,不及墨有才更能胜任,所以最终放手大志,携手瑟归隐。而墨呢,为了天下的苍生,为了让瑟能跟黎安稳的生活,既然让瑟误会了那么多,揭开真相又会带来伤害,不如成全了黎,放手了瑟,忘情于江湖,一心为民成就自己的大业。

如果有人说不能不提大哥苏然,这个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能在开始玩转黎与墨的,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于皇位也是用尽心机。但是书中有提绿荷与瑟的一段对话,荷是对那个人有失望的。但是后来,荷假死后,与苏然在一起了。这也许是说明最终然放弃了什么,荷也才愿意放弃什么的,暗示苏然 后来能让她满意什么。不然荷装了那么多年,肯定是有原因,不然不会突然转变的。!!宫消失儿子继位,或许说明他!!了不能说明他死。

兄弟三人都放手了皇位,然的儿子继承了。然抱得荷归隐,黎抱得瑟归隐,墨无意于天下,但是会心系天下,不想成就黎式霸业(一统天下),还民安宁,摄政辅助新皇,等时机成熟再归隐。因为墨是最看清世态,最能隐忍,收放自如的。只要墨愿意,他就能活得很好,就算不是他心中所要的,也能淡然。墨的性格跟然与黎不同

不知道我这三种推论,作者是否认同,我处负的认为,我的逻辑我的推论很到位很精彩。其他人鼓掌也好,拍砖也好,我会淡然,我希望能得到作者的回应。也不罔凌晨醒来冲动之下的评述

高级VIP [19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2220 2012-05-25 17:47 发表
#我眼中的锦瑟,锦瑟眼中的苏墨#

王府西苑,我倚着抄手游廊而坐,顺着由远及近的说话声迎上了他深如黑潭的眸。三年未见,隔了时光,隔了姐姐的死,心底却有个声音在暗暗叫嚣。原来那一刻我是渴望见到他的。

姐姐的忌日,我偷偷跑出了府,满肚子话要诉与姐姐听,话到嘴巴却只余一句:“前些日子,我见到苏墨了。他过得可真好。”我恨他怎么过得如此心安理得,也隐隐狠自己可耻的心。

玲珑苑里我看见围绕在衣香鬓影间的他,原来三月初五之于他只是一个淡淡的挑眉。我恨,恨眼前这个薄情寡义的男子,更恨自己内心深处对他的念念不忘。遇见父亲,他出面替我解围。我诧异,原来他记得,记得这是姐姐的忌日,可是记得却不去祭拜,是不是更教人气恼。

北堂府里,我故意将两个绿面妆佳人赠予他,我想看他盛怒的脸,我想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可是为何我依稀能从他英俊的眉宇间发现一如既往的宠溺。

乱了,心乱了!

我问他是否记得姐姐?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击溃我的伪装,击垮我的笑脸。我负气的将丝帕扔给他,却渐渐忽略了,好像在他面前我的任性和放肆都会飞出来跑一遭。

被青楚拐进玲珑苑,我不知道海棠的解围是误打误撞还是他的授意,但是当他薄如蝉翼的唇轻轻靠近时,心里绷紧了无数根弦,乱了心跳。

“姐夫,救我。”面对劫持时,那句话完全是脱口而出。而他的那句,“怕什么,姐夫在这里。”将我的记忆拉回原点。是否,岁月如梭,梨花树下那个张开双臂的清俊少年依旧停留在原地?又是否,往事如烟,我依旧能够在他身上寻觅到往昔的深情?

那个夜里,我枕着窗外的风,乱了心绪。

我没想过在闵山还能和他冤家路窄。苏黎派来的那个该死的云若,他乐意就收了去,哼,眼不见为净。可是他为何知道我好吃懒做,为何主动帮我抄写经书?苏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只会让我的心更乱?我是不是可以奢望,你的眼里有我。

好逑崖,我知道了姐姐的死因,也终于说出了心底的话,“苏墨,我倒希望我能简简单单的恨你。我心中所恋,是你。”

崖下习习凉风擦着耳尖而过的那刻,我想,也许就这样和他一起死也是好的。终究是老天的恩赐还是惩罚,我们活了下来。从那一刻起,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不会让姐姐莫名其妙的死去。而后的仲离之行,无疑是让我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众人只道,宋家二小姐为了秦王,与宁王和离,却没人知道我内心真正的打算。

在南山崖顶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既庆幸他走进了我的陷阱,又深陷在迷茫中。他来了,是不是代表他心里也是喜欢锦瑟的?只是在姐姐的死面前,我选择了忽略。

父亲出事不在意料之中,也是我始料未及,将所有的一切打乱,可是每当看见他,我就会想起姐姐的脸,原来,我还是放不下。

他让我问自己,对他的确定有几分。

我告诉自己,没有,一分都没有。我们之间除了恨什么也没有。可是为什么,看着你转身决绝的背影,左上角的那块地方会钻心的疼?

我到底还是输了吗?

PS.作为墨墨的骨灰级粉,如果梨子亲们不介意,我还想写锦瑟眼中的苏黎。

今早的章节我还是很为墨墨心疼的,但是也能理解锦瑟,换做我们每一个人站在锦瑟的角度,现在的各种行为都是合理的。#老天让你等,是为了让你遇见对的人,无论是苏墨、亦或苏黎,更甚宋恒,我们都希望锦瑟幸福。上天眷顾可爱的小吃货!可怜可怜可怜

幸福不会遗漏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它会找到你。爱你爱你爱你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5-03 09:06 发表
锦瑟

我有时想,苏墨大抵是隐约知道锦瑟是喜欢他的吧。

这个娇巧灵动的女子,深深敬爱着自己的姐姐,心底又!!着姐姐挂念的那个男子。在少女成长的岁月里,千隐万!!般,少女心事,倾诉都不可以。

姐姐死后的岁月里,她看着那个自己惦记的男子混迹于风月,笑的或者轻浮邪肆,又者漫不经心。怨他,气他,言语讽刺驳斥他。也不过是不愿相信姐姐托付终身又赔了性命的男子绝非良人,自己倾注感情又心心挂念之人不值付出如此。

苏墨之所以如今模样,很多缘故不得而知,皇族漩涡之中,利益争夺之下,谁说的准锦言或许就死在了父亲与他们的蒸蒸野心之下。而如今,锦瑟也卷在了父亲苏黎皇权之间,但幸好锦瑟非锦言,她有跳脱的性子,有敢于争夺的胆子,虽然力量薄弱,却不至于再步锦言的后尘。

就如跳崖那一刻,锦瑟是悲伤绝望的,但她是清楚的。她难以相信,这个男子凉薄至此,无论姐姐毒杀之死与其有无牵连,他必定是多少知晓的。可是这个人,这个她们都放在心尖上的人,在随后的日子里都做了什么,未曾过问,混迹脂粉,既然如此令人绝望一人,自己却又难以摆脱对他日夜思念,便不如一起去死的好。也算给姐姐有了交代。

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她一直记得年少时遇到的那个青衫少年,笑的如梨花一般,绽放在万般春色里,声音干洌如一蒲清泉,直通到了她的骨头里。

或许在以后的文字里,她会心动于那个叫苏黎的男子,又或者继续沦陷在与苏墨的纠缠里。但相信淡月都会给我们一个绝妙的故事,最后都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高级VIP [39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9518 2012-05-14 14:42 发表
生活有梦,心里有爱,夜再漫长,也是温暖。

早就答应豆子,要给她写一篇长评,无奈最近工作实在太忙,所以就拖到了现在,乃表PIA我撒。

首先,我想说说豆子。我来红袖大概是在07年的时候,说实话,那个时候看了不少文,也追了不少作者,雪芽啊,饺子啊,歌啊,很多很多,都曾经让我痴迷得不行。可是让我在这里驻足这么多年,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结识了豆子。从飘落到轻尘到颜颜,从宁子宸到秦宇扬到清宇,就这样一路追随,感受着男女主之间的深情、纠结和缠绵。豆子的文,词语清丽,措辞婉约,情感细腻,就像烟雨朦胧的江南,看不清人物前路命运纠缠,但余韵不绝。豆子笔下的男主女主,仿佛跟现实更为贴近,虽然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完美形象,但是愈发显得有血有肉,耐人寻味。豆子的人捏,当然素可爱滴、坚强滴、聪明滴、热心滴、善良滴、有才情滴,当然,也素敏感滴。(豆,乃脸红了米?)其实,豆子为了写文,真的是付出了很多,特别是写神秘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她情绪的低谷期,面对一些人的质疑和偏见(内幕就不说了撒),那段时间,她很不开心,甚至想要放弃,但是,为了她的读者,也为了她心中的梦想,她毅然坚持下来,也才有了深受俺们喜爱滴颜颜和清宇。所以说,这是一枚坚强滴豆子。

言归正传,说说可怜滴墨墨童鞋撒。墨墨这个人物,截止到目前,出场的次数并不算多,跟黎黎相比,应该是一明一暗两条线吧。但是,可以体会到豆子是在用心刻画这个人物。我的感觉,墨墨应该是一个风华绝代、韬光养晦、情感细腻、重情重义之人,他的每次出场,都是起着关键作用的,他总会用不同的方式和表情来面对我们,或慵懒,或邪肆,或冰冷,或温柔,或隐忍……在人前的放荡不羁,在崖下的舍身相救,在墓前的冷言冷语,在小镇的温柔深情,应该说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表面上看,苏黎貌似是当之无愧的主要角色(因为他是先入为主的锦瑟名义上的前夫)但是,我们也不应忽视,文里一系列的谜,都是围绕着墨墨展开的:他因何会从一个磊落俊朗的皇子变成一个隐忍邪肆的王爷,他因何会对锦言的死诲莫如深,他因何会呈现给外人一个放荡的形象,他又因何不敢接受锦瑟的爱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难道仅仅是为了保全自己吗?其实,塑造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应该说更有难度,也更有挑战性,当然,也更有看头撒。我觉得,豆子是在挑战自己哦。难道我们不想看到一个全新的、更深情的人物形象吗?

所以,我们能不能给作者一个更宽松的环境,请我们用心看文,设身处地地体会一下文中人物的情感走向。其实,谁是男主并不重要,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场能让我们感动的旷世爱恋。真的要感谢文字的力量,让豆子给我们想要的爱情。最后,我依然想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P.S豆子,记得最早给你写评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希望到很老很老的时候,还能把这段友情珍!!在心底,现在,俺依然这么说撒,豆子,加油!

爱你爱你

初级VIP [19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2046 2012-05-02 23:11 发表
苏墨苏黎锦言锦瑟

对于我这个从小到大写作文都跟要了亲命的人来说500字太长了,可是今天我想写写我心中的这四个人。

豆子啊,我真的不夸张,看到锦瑟说的最后那句话,我当时真心的血气上涌,完全有一种崩溃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好好读你的文字,我每天都在琢磨苏黎的行为,猜着他什么时候能爆发,等着锦瑟为他动心,可是我从来没有从锦瑟的感情角度去想过,我自认为无比喜欢锦瑟,细想起来却也只是把她当成了等着为苏黎动心的小女孩,我完全没有想过,锦瑟的一颗芳心早就暗许给了苏墨。

从开始追《锦瑟》开始,我潜意识里就对他们四人的关系有了自己的...嗯,规划。

对于苏黎,坦白来讲,我最开始支持他更多的是因为“原配”两个字,总觉得原装的才是最好的,还有一种犯贱的心里,总是更喜欢像苏黎这种冷冰冰不爱鸟人的男人。到现在我都拿不准苏黎究竟是什么时候对锦瑟动了心思,可是能肯定的是锦瑟应该是他喜欢的第一个女孩,虽然苏黎那傲娇的性格让人很无奈,但他还是为锦瑟不冷不热地做着一些幸福的小事儿(虽然锦瑟不这么认为),所以我一直认为总有一天苏黎会为锦瑟点爆他的小宇宙,而锦瑟也会在跟苏黎的相处中一点一点不知不觉地爱上他。可惜啊,赢不了的是锦瑟的心,爱情里原来也讲究先来后到的。就在今天这一更,锦瑟抛开她死去的姐姐、她的夫君、她的父亲,用自己的性命向她的姐夫、她夫君的哥哥表明自己的心意,爱得这样决绝,我实在不敢奢望她变心的机会有多大。我是黎粉,绝对不会倒戈,并且仍然存着一丝丝的希望,苏黎有一天会爆发,会把锦瑟赢回来,可是却也不得不开始接受事实,毕竟文是不可能不追的,总不能真的一边哭一边看。

对于锦言,我真心的最最心疼她。我对于生死永别的那些个人总是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极其悲天悯人的情怀,总觉得世界上最遗憾的事莫过于如此了。我一直以为锦言应该是苏墨最爱的女子。我最爱的电影《泰坦尼克号》里,Rose在Jack死后结婚、生子、快快乐乐的活到了100多岁,她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但他一直在她心里,她把他埋在心里最深处、最重要的位置,从不与人分享,只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穿过大船富丽堂皇的走廊,在所有善良的人的祝福中,与他牵手、相拥、相吻。再壮丽阔达的风景,也比不上那时的锦言。每次想起这句话我都有热泪盈眶的感觉,而且因为这句话我一度以为苏墨与锦言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苏墨所有的风流不羁只是为了守住他心中最爱的锦言。可是好像又错了,不过现在看来苏墨不爱锦言也是好事,不然他有什么立场再爱锦瑟。

实在不擅长表达情绪,感觉说得乱七八糟,反正算是说出来了。豆啊,我混迹红袖只为你啊,我最可惜的就是在《神秘》完结之后才看到它,我都没为偶家皇甫清宇写过一句评论。所以说,除了不可抗因素,《锦瑟》我会每一更都写点啥的。说了这么多正经东西,我跟你说个不正经的哈,我一直在想,哪天爷要是飞来一笔横财啥的,比如中个彩票啥啥的,我一定投资把《神秘》拍成电视剧,我可经常考虑各个角色分配呢,啊哈哈哈~~~

初级VIP [1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1175 2012-06-15 17:56 发表
应广大黎粉的热情呼声,因此YY了一篇 墨粉慎进!

金风玉露一相逢

外面红灯高挂,屋内一片喜庆,锦瑟在盖头下心里十分安定。兜兜转转终是嫁了这个今世的冤家,缘分果真是无法预测。感叹终是和他走到了这一步,这一天却已是盼望很久了。门外传来阵阵的哄闹声,门吱的一声,只听见“他”缓缓的脚步声,阻隔了外面的喧嚣。脚步声越走越近,停在锦瑟身前,锦瑟只见红色的盖头从头上落下,一双脚清晰的呈现在锦瑟的眼前。

苏黎叹息一声,轻声道:“锦瑟,你终于嫁给我了。”锦瑟一惊,抬眼望他,只见苏黎此刻神情中竟带了几分狂热,眸光灼灼,他邪邪牵起嘴角。锦瑟的脸不由得红透了,每每看到他这样的目光就不住的脸红,想着好不容易我们一起走到了今天,终于走到了一起。

在丫鬟的协助下顺利的完成了一切繁琐的事情,只听苏黎说:“你们都下去吧。”锦瑟的头更不敢抬起,随后屋内的丫鬟和嬷嬷都鱼入贯穿的出去了,苏黎凑到锦瑟的耳边,“怎么,今日如此害羞,往日的胆子到哪里去了?”苏黎的呼吸打在锦瑟的耳边,激起一阵阵的心悸。锦瑟越发的害羞起来。刚抬头打算回嘴,只感觉有软软的东西粘在嘴边,眼前是苏黎放大的面孔,炙热的吻辗转流连,他灵巧的舌撬开了她的贝齿,苏黎的手已经不知何时探进了她的衣内,在她细腻洁白的肌肤上反复游走,带起一阵阵颤栗的火花。

锦瑟悄悄扬起睫毛,从细密的缝隙间窥探着苏黎,只见他轻蹙了眉头,鼻尖上沁了几点汗珠,喘息急促,往日里白皙冰冷的面容笼罩了淡淡红晕,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眸却是阖了起来。仿佛感应到她的注视,苏黎唰地一下睁开了眼,锦瑟心头一颤,像是被他眼中的电流击中一般,身躯微抖,此刻的苏黎让她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她连忙闭上眼,双颊滚烫似火烧般,心跳得飞快。锦瑟只觉肩上一凉,不知何时衣衫已半褪至腰间。她身躯微僵,大脑顿时回复了少许的清明。,他火热的唇瓣滑至她耳畔,一口含住她小巧细致的耳垂,舌尖灵活打转,立时引得她难以自制地轻颤,她口中轻吟一声,喘息微促,眼波迷离欲醉。他在她耳边轻呵出一口气,语声带着蛊惑的意味轻喃道:“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他的声音磁性中明显带了饱含欲望的低哑,口中吐出的灼热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一下一下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她直觉地想偏头躲开,却被苏黎一手箍住,看着他水光潋滟的瞳眸,她心里乱作一团,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锦瑟轻喘道:“我,我……”他不再犹豫,低头堵住她娇嫩的唇,舌尖带着无尽挑逗地轻舔过她唇瓣,一只手快速从肚兜内伸入覆上她胸前的柔软,轻柔抚摸,锦瑟喘息着忙抬手去拦,苏黎用另一只手捉住她的手压在床上,唇上猛然加重了力道。

苏黎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分外的小心翼翼,神情郑重,在她唇上轻柔印上一吻,低声叹道:“锦瑟,你可知道,你是我苏黎此生唯一的妻!”锦瑟心头巨震,想到以前的种种,锦瑟顿时鼻间一酸,泪水不由自主地浮上眼眶,苏黎望着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固执的不让落下,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情不自禁地俯下头吻住她的眼角,轻柔无比的动作似是在对她诉说着他的爱恋和心疼。

锦瑟缓缓闭上了双眼,嫣红的双颊泄露了她内心深处的害羞,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身躯,用无言的动作答复了他的疑问。苏黎得到她的回应,急喘一声,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急切,锦瑟只觉炽热的唇瓣自她柔软的唇一路狂乱延伸向下,直引得她娇喘不息,身子一寸寸瘫软了下去。不消片刻,衣衫已是尽数褪去,滚烫的肌肤相贴,感受着彼此激烈的心跳。

芙蓉帐暖,龙凤花烛流光溢彩,轻纱一般笼在人的身上,朦胧而妩媚。浩瀚耀目的星空中,一道天光漫漫的银河清晰划过,飞星碎玉,绚丽如织。星光落处,一叶叶梧桐轻碧浅紫,风微动,点点坠了满地,落下一声淡淡温柔。

一夜之间极尽缠绵,他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兽一般肆意掠夺着她的一切。天光渐亮,苏黎动作越来越快,直至最后一个猛然冲刺,终于在她体内尽情释放。口中不由低叫出声,锦瑟在同时达到极致,大脑之中霎时空茫一片,初经人事的她再也承受不住,身躯轻颤着昏了过去。

苏黎低头看着怀中已经昏睡过去的女子,她绝美的脸庞残存着极致过后的余韵,他用手背轻轻摩挲着她白皙光滑的肌肤,眸光闪动,苏黎知道锦瑟已十分疲乏了,抱着她缓缓的入眠,嘴边勾起满足的微笑。

清晨,苏黎缓缓睁开眼睛,只见锦瑟瞪着大大的眼睛愤恨的看着自己,苏黎嘴边扬起邪邪的坏笑,抱着锦瑟问“!!子,怎么,一大清早就这样看着为夫?难道是昨晚为夫还不够卖力?”锦瑟的脸瞬间红透了,一双小手打在苏黎的身上,“喊着,坏人,你看我身上。”锦瑟看着身上那浅深交错的紫色痕迹越发的不好意思了。气恼的抬头看苏黎,只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锦瑟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又羞又恼之下立即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抬头看看苏黎,却见他眸色越来越深的看着自己。唇边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只偷腥的猫。

锦瑟勉强的笑,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但她还是咬咬牙忍住 问到“阿黎……你是不是饿了?……”

苏黎挑挑眉,“唔,好象是有些饿了。”

“我让丫头给你做些吃的吧……”锦瑟小声的建议道。

苏黎笑得高深莫测,身子越来越低,一直挨到锦瑟脸边。

气吐如丝,锦瑟心乱如麻。

一吻俯上她的唇,锦瑟怔怔的闭上了眼,脑中一片空白。

苏黎吻得深情,轻轻含着娇柔的唇,细细的吮着,一点点深入,一点点侵进,享受她的甜蜜。锦瑟有些抗拒,有些无力,他感觉出她的羞涩,更吻得霸道,不容她再思考片刻!

“呃……”

她几乎快不能呼吸了。

苏黎轻轻放开她,捧起她的面庞邪邪的笑,声音沙哑:“锦瑟……我的妻……”

锦瑟稍醒了几分,听见她至爱之人柔声唤着:“锦瑟,我的妻……我的妻……”

锦瑟怔怔的盯着他许久 方道:“真是个傻瓜”。然后温柔的依偎进苏黎的怀抱中,听着苏黎那清晰的心跳和那深情的话语。久久不能平息久久不能。 门外小杜那恼人的声音却在此时传来:

“王爷,王妃,宫里来接迎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苏黎眉头皱起,这家伙还真是会挑时候。

苏黎笑笑,勾起她的腰将她扶坐起来,“如果可以,我倒真情愿你别跟我去……你,只要能让我看到,就够了。”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5-12 21:29 发表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7-26 23:57 发表
爱恨皆是绝望

从此后始知道

世间竟有一种爱情

爱恨皆是绝望

爱之耗尽心力

弃若挫骨疼痛

要是多大的仇恨

使那平日里善良的少女

细心筹谋

仔细规划

让那个无心的男子从此爱上了她。

那个淡漠孤独的男子

命运蹉跎岁月难过

早失了岁月里梨花少年模样

却愿意抛却性命

只为护她

可是她到底是以为他有多强大

才忍如此伤他

晃似疯狂的要与之在一起

复又冷静理智的离开他

她倔强的把爱情的花蔓

开至他的血脉

生死纠结骨肉相缠

却也能狠心将匕首送入他的身体

一次一次不曾犹豫

为什么对所有人都可宽恕

独独对他不能宽容

为什么对所有人都可以很好

独独对他言语冷漠

当你为了姐姐

要取了他的性命

当你为了护你身后那个爱你的男子

竟将利刃再次刺入他的身体

怎么就独独忘记了

这个男子为护你周全

甘愿忍受千人所指

可以为你放下少年尊严

不吝生死舍命相陪

纵然有再多人骂苏墨如何,我却一直坚信,这个男子一定不会让支持他的人失望。他纵然曾经游走于众多女子之间。可是谁又了解曾经他经历了什么。曾经那个梨花树下的青衣少年,笑容曾干净如春风一般,怎么会变得如今浪荡模样。锦瑟与苏墨之间,我从来相信锦瑟一直深爱苏

墨。她是个倔强的姑!!。倔强的人要么不爱,爱就一生。锦瑟与苏墨之间的路,艰难连一条荆棘的小路都不如,它是一条上通天堂,下至地狱的窄径,权在锦瑟一念之中。

锦瑟既然深爱苏墨,就应该知道锦言之死绝非表面如此简单。可是为什么就一直这么这么这么这么的恨苏墨呢。苏墨为了锦瑟周全,沉默为她做了许多。他知道锦瑟看到他便会痛苦,可是她不在他身边,他又难过。苏墨一直以来,都是以锦瑟希望的方式,去做他能做的事。远离他,杀死他,恨他,漠视他。她想待苏黎好,便待苏黎好。她想离开她,便离开她。唯有几次失态,也是被锦瑟!!的没有办法。

不要再骂苏墨种马之类的。请在你们喜欢苏黎的时候,也好好看一下苏墨。这个男子纵然心思深沉,可是在心知心系锦瑟后是做过什么天理难容之事,遭得如此评价。

高级VIP [39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9518 2012-05-27 17:19 发表
锦瑟年华谁与度,莫问情归处——评我眼中的锦瑟

锦瑟年华谁与度 莫问情归处 只影向斜阳 欲把风留驻 天涯芳草无归处 回首花无数 解语自销魂 弱袂迎春 尘缘不相误

已经是深夜,窗外寂静无声,灯火寥寥。起身沏了杯茶,淡淡的香,弥漫,萦绕。望着天上清冷的新月,心中柔肠辗转,黯然神伤,作为一个有夫有女的女人,却被小说里的情节羁绊至此,也实属不易。

锦瑟,一个聪慧善良的侯府女子,有着美绝四方的倾城容颜,更有着爱恨分明的倔强性格。她本该在她的锦瑟华年里,尽情地招展着最美好的纯真与烂漫,奈何,姐姐的死,成了她心中跨不过去的鸿沟。姐姐在锦瑟的心里,大概扮演着着!!亲般的重要地位。当那个温润如玉、风华绝代的男子带走姐姐的时候,锦瑟从心底里祝福他们,虽然,那个男子,也让她莫名倾心。可是只要姐姐幸福,那比什么都重要。姐姐死因,让她听到了自己心里所有的信念轰然倒塌的声音。丧父时锦瑟冷澈虚无的声音,空空洞洞的表情,至今仍清晰。这个姑!!是那么的让人疼惜。那时,她活着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把姐姐的痛十倍地偿还于那个男人。

可是,锦瑟,天真的锦瑟,你可知道,你听到的看到的,并不一定都是真相。当你的刀刺进那个男人的身体的时候,你可曾感受到了一份深沉浓烈的爱?

一直觉得,淡月的《锦瑟》,犹如一只悠扬婉转的曲子,前半部分,虽然缠绵悱恻,却好在,依然有一些跳跃的装饰音,让锦瑟那带着许多凄苦的青春,融入一些女孩子应有的纯真与俏皮。我知道,更绚丽宏大、感人肺腹的华彩乐章,在后面。

在此,也想对淡月一直的坚持道一声辛苦。爬文是一件辛苦的事,能坚持下来,已属不易。更何况,还要面对一些突发的状况和不理解的目光。前方是看不清楚的路,既然踏了上去,就只顾风雨兼程。其实,锦瑟的性格里,我觉得一直都有淡月的影子。总是隐隐的觉得,锦瑟,就是另一个淡月。而那个男子,大概就是在淡月绚丽明媚的青春中,希望的那个他。

淡月,希望能看到你写出更精彩的故事。刺伤之后,辗转纠结,最终是否会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故事,才刚刚开始……所有的一切,皆是他们今生逃不过的缘,只望此情可以延续,今生再无他求。

高级VIP [24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3424 2012-05-24 20:18 发表
爱你的模样

开文以来,两月有余。锦瑟是我一次写长评。一直一直想写苏墨,揣摩他的心思。细细梳理。寸寸剥透。终是羞愧。淡月文字底下的阿墨,是那么隐晦。!!的那么深重的心思。

却终究我是怕他,没有我想的那样用情至深。

我一直记得,锦瑟牢狱归来的那日,朝色四合里,阿墨看着阿黎吻着那个少女,穷尽了力气,几近想把这个姑!!揉碎进他的血肉里。他是多想告诉阿黎啊。那个少女,在很久之前,那个细碎惆怅的黄昏里,他早已吻过了她。

她告诉过他,她所恋是他。

我一直不知所因的心疼着淡月笔下的这个男子。甚至我都能感到,那一刻这个平素孤独淡默的男子骨骼咯咯作响,周身疼痛,意志被寸寸碾去,可是却该死的还能安静站在那里,望着那个少女,双眸里大朵大朵的泪滴。

他一直在竭尽能力的,让她有更多的选择。不忍伤害,不愿勉强。

可是半月归来,湖亭相望,她误认他是苏黎。或是岁月堪忧,纵是当日陌上花开似锦繁,怎奈如今似水流年远。他是嫉妒了。东来阁里与那些女子不堪入目般调笑,那是嘲笑了谁,是惩罚报复了谁。

对于苏墨来说,这个小丫头一头撞入他的后半生,竟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这到底是一场尸骨无存的浩劫,还是一次重生。他把她细心安放进他那荒凉已久的胸膛。他是多想那个姑!!也如他一般对自己那原已孱弱的感情没有利用,悉心照护。却终究寒凉了心脏。

爱有万千种模样,父!!之护,爱人之情,姐妹兄弟之意。或者疾风暴雨烈,或者扶花流水轻。而这个男子极尽了全身的力气,却用最清淡无谓的姿态,给她他能给的一切。

高级VIP [39级评论员] 已发评论9518 2012-05-04 08:49 发表
手心上的疤,心底里的印

独守夜幕,看红烛摇摇,枕了相思难眠。静夜烛光红彤,我伸开左手,看着掌心那尚未脱落的痂,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此刻成了汪洋狂涌,排山倒海。

在我的记忆里,你应该是一个漫步在月光下的男人,低眉颔首间尽是宁静清雅,羽扇轻摇,长衣曳地,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一袭白袍,散发飞舞,宽袂飘扬,莞尔浅笑间,明媚得有如春水,小小的我想:世上怎会有如此好看的男子?那个时候,你是姐姐的终生。后来,我被人挂在高高的树枝上,吓得眼泪直流,远远的,我便看到了你,青衫倜傥,清华隽秀,像被水洗过的天空,晴朗得没有一丝阴霾,你轻轻的一句话,便让我莫名地心安。那个时候,我的心如风乍起,吹皱了一江春水。再后来,传来了姐姐死讯,在你的眼里,你的笑里,!!了太多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从那以后,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亦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只知道,我依旧想要见到你,因为儿时的记忆太丰盛,也太浓烈。姐夫,你曾经给予姐姐的那种深情厚意,可曾再给过旁人?

崖上的那一刻,从心底生出莫名的悲凉,止也止不住地心伤……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真的宁愿和你一起就此了却一生,总好过守着空无根的爱恨,闲度余生。只是,我们都逃不开命中注定的安排。

度步门外,彻骨的寒意迎面袭来,雪下人独步、红烛照雪明,左手的找寻,在黑夜里延伸。漫步轻吟,“天街秀,风卷云舒爱剔透。爱剔透,执子之手,心香相诱。相思轻舟摇渡口,盈盈相望心扉扣。心扉扣,春风迎袖,花红人瘦。”诉不尽今生今世情,道不完缱绻留恋意,从此,手心上的疤,刻成了心底里的印。奈何,你我之间,隔着的何止万水千山。唯愿你,能够寻到挚爱的终生。

从一开始,你就不懂我,

别说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自己的影子,

孤单是寂寞开始,

只剩了朋友身份的彼此。

但愿还没有错过,

但愿等待是值得,

对别人来说这不算什么,

但我却那么难得。

有谁会懂我的心事,

有谁明白我的坚持,

我不敢回忆往事,

害怕会孤单一辈子。

有谁会懂我的心事,

彼此相爱一生一世,

一个人走的日子,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思考思考

评论标题:
发表长篇评论时必填,长评不少于500字
评论内容: